必也狂狷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作戰》之我見(一)

20100621104923-1548894798《孫子·作戰》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馳車千駟,革車千乘,帶甲十萬;千里饋糧,則內外之費賓客之用,膠漆之材,車甲之奉,日費千金,然後十萬之師舉矣。
其用戰也貴勝,久則鈍兵挫銳,攻城則力屈,久暴師則國用不足。夫鈍兵,挫銳,屈力,殫貨,則諸侯乘其弊而起,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矣!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
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取用于國,因糧于敵,故軍食可足也。國之貧于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近于師者貴賣,貴賣則百姓財竭,財竭則急于丘役,力屈財殫,中原內虛于家,百姓之費,十去其七,公家之費,破車罷馬,甲冑矢弩,戟楯蔽櫓,丘牛大車,十去其六。   
故智將務食于敵,食敵一鍾,當吾二十鍾,萁稈一石,當我廿石。故殺敵者怒也,取敵之利者貨也。故車戰,得車十乘以上,賞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車雜而乘之,卒善而養之,是謂勝敵而益強。   
故兵貴勝,不貴久;故知兵之將,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

文字來源: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

本週來到《孫子·作戰》,一般認為本篇文章是講戰爭經濟學-也就是打仗要花多少錢的問題。
因為打仗要花很多錢,所以導出結論-兵貴勝,不貴久。

OK,因為本人在商業界,所以就試著從商業的角度來看這一篇。《孫子·作戰》所環境前提是春秋時期的國家;現今商業環境的主體則是公司。
不同點在於:除了被攻擊外,國家不打仗不會死;可是公司不打仗(與其他公司搶市佔)就等於死了。

這對這篇文章帶來什麼解讀上的不同?

首先,養業務跟養兵的成本不一樣,甚至於養業務的投資報酬率或許還比較高。

第二,戰爭規模非常大;而業務出門只需要兩個人,花費絕對沒辦法比擬,但是公司運作的固定成本則又會佔非常大的因素。基本上業務必須要能養活整間公司。所謂智將務食於敵,在戰爭中是高標,但在商戰中卻是基本配備。

第三,戰爭往往是零和賽局;商戰卻不一定。策略聯盟的概念就是將同業組合成一個集團,把市場的餅瓜分或是做得更大。

根據這個前提,在下篇文章會做出一些個人的解釋。

(未完)

過去文章

《孫子·計》之我見(一)
《孫子·計》之我見(二)

圖片來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3/05/19 by in 管理兵法戰略 and tagged , ,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