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也狂狷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兵勢》之我見(二)

20100621104923-1548894798前回談到正兵與奇兵的概念,並且整理「以奇勝」與「正兵」的意義。
然什麼是可以致勝的奇兵?會在本文與大家說明我的看法。

一、動敵

紛紛紜紜,鬥亂,而不可亂也。渾渾沌沌,形圓,而不可敗也。亂生於治,怯生於勇,弱生於強。治亂,數也。勇怯,勢也。強弱,形也。故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予之,敵必取之;以利動之,以實待之。

5_兵勢_2_1

 

孫武這裡提出了「動敵」的概念,這是從兩軍交戰時,指揮系統與軍隊陣型複雜交錯,兵士卻不會自亂陣腳的狀況衍伸出來。

雖然戰鬥時紛亂的局面卻必須依照指揮系統的命令行事,不能真的亂了套;而軍隊陣型雖然可以擺得讓人看不懂,但是陣容要嚴整,不能真的毫無章法。
孫武觀察到,治與亂是兩種概念,是兵士是否能依照指揮系統產生的結果;造成兵士怯懦或勇敢的原因是對方的「勢」(動能)是否強勁;而強弱的判斷則是按照形(位能)而來。

做成表格整理:
5_兵勢_2_2

對戰場上來說,影響最大的要素是「數」(指揮、作戰執行能力),其次是勢(對方國力轉換成列於戰場上的兵力),最後才是形(整體國力)。
若數不及對方,軍隊可能會無法執行命令;勢不及對方,軍隊可能會因為怯懦而無法作戰;形不若對方,則會造成根本上的國家強弱對比。
(此處也可以將「勢」當成士氣,會比較好理解)

形、勢、數,是三個有連帶關係的概念,當形比人強時,連帶勢有可能會比對方勇,造成數治而獲得勝利。
並非形強就是勝利的保證
歷史有太多的以弱勝強的戰役,其中關鍵點在於形、勢、數是不同的尺度(scale)。
國力轉換到戰場的兵力時,會出現一個轉換率,具體意義是「對方要將多少國力(資源)放在這場戰役上」,而影響到勢(在戰場上的兵力);而在戰場上,數又會比勢來得重要。
牧野之戰、淝水之戰都是經典的戰役。

孫武此時把「動敵」的概念提出,認為要能控制對方的行動,可以調動軍隊做出想要幹什麼的樣子,對方必然會有反應;給他什麼,對方必然會去拿什麼。
這邊舉個比較簡單的案例,孫臏與龐涓對抗時,孫臏就用「減灶」的方式給予龐涓「對方人數減少」的錯誤印象而繼續追擊孫臏。減灶是孫臏做給龐涓看的「樣子」而「給」對方可乘之機,對方就必然想「取」勝。
這就是「動敵」-把敵人的一舉一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動敵,在現代War game(兵棋推演)領域的解釋是,是要讓人照著自己的Senario(劇本)演出。

孫武最後歸納出「用利益牽引對方行動,用實際的兵力等待對方到來」的行動準則。
白話一點,這叫「請君入甕」。

這句話也先把未來孫武的另一個概念-「虛實」提出來,這留待之後再跟各位分享我的看法。

二、任勢

故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5_兵勢_2_3

孫武認為會打仗的人會「求之於勢」,而「不責於人」。
這種觀點有兩種解釋:
1. 「任勢」擺在「責人」之前,是因為前述的「國力→戰力→指揮」邏輯,先要求勢比人強,戰勝的機會便又更大了。
(孫武的觀念一直都是爭取更大的獲勝機會)
2. 兵力、戰力相對來說是客觀而容易掌握的;現場指揮則是最後一道防線。
就備戰的角度來看,不能把所有的雞蛋押在現場指揮的籃子裡,所以主張任勢在責人前面。

無論是哪一種解釋,都與孫武從〈始計〉以來的概念一脈相承-從國力開始做好萬全的準備,將不可預知的因素放在最後
所以孫武主張擇人(釋人,不將人為因素考慮進來)任勢(憑藉著勢的優勢),如同滾動木石一般,在不同的地貌有不同的作用,目的是要讓我紛的兵勢如從高山滾動而下的圓石催枯拉朽地破壞敵軍。

三、結論與應用

從奇正開始,孫武一直講述如何獲勝。

孫武的思考邏輯是: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資源充足的一方比資源不充足的一方較有勝利的機會;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士氣較高昂的一方有比較大的勝利機會;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指揮較好的一方較有勝利的機會。

也就是說,孫武其實是在設定好雙方敵我條件相當的狀況時,進行形、勢、數的思考。
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這也跟現代實驗法(experimental method)有一樣的概念:設定好同樣的環境,比較參數的不同而推論出結果。
別忘了,他可是2000年前的人。

孫武認為「勢」有如高山滾下來的石頭,「形」則有如可潰提的積水。進而延伸出「國力」、「戰力」的概念。
再用類似於現代的實驗法邏輯,完整了形、勢、數的三元素。

在現代的商戰中,這樣的邏輯系統可以套用到公司的「資源」、「針對專案投入的資源」及「執行團隊」的概念上。
公司要打贏一場仗(不一定是指談判,也可能是獲取更大的市場、推廣專案)則必須考慮到敵我雙方的資源以及對這個專案所投入的心力,最後才是比較雙方人選的優劣。

這樣的架構可以用到很多地方,除了商戰之外,只要是競爭,都可以用類似的觀念去做評估。

但即便到現在為止,孫武講述的東西都是從他對戰爭的理解而說出來的概念,下一章〈虛實〉則會更落實一點,講述指揮系統面要如何打出勝仗。

 

參考資料

《孫子·兵勢》(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

李寧,《孫子十三篇綜合研究》,中華書局。

孫子頭像來源:這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3/07/21 by in 兵法戰略 and tagged , , , , ,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