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也狂狷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後見之明SP】太陽花學運的困境與突破點

如果用賽局理論(Game Theory)來看太陽花學運,可以得到什麼新的想法呢?是不是可以找出對社會最好的解決方案呢?

本篇文章是用賽局理論的架構來看太陽花學運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立法院內的學生(以下簡稱「學生」)與政府部門(泛指所有政府內閣,以下簡稱「政府」)可能會有什麼動作,或是應該怎麼做才能妥善處理。文章內容對一般閱讀者可能有點難啃。遇到專有名詞時,請各位善用Google。若有概念引用錯誤,也請各位先學不吝指教。

在本文開始前,請容我重申,太陽花學運是反黑箱,不是反服貿。

 

 

一、「政府」-「學生」的賽局

首先,我要先跟各位分享,我看到的一些事情。

1. 反黑箱的大旗染上了反服貿的色彩

正如同我在先前的文章《【後見之明】我所知道的太陽花學運》所敘述的一樣,「學生行動的主要訴求是反黑箱」而傳統媒體(報紙、電視新聞)擷取的內容往往卻是「反服貿」。

沒有錯,「學生」的訴求有一環是「退回服貿」,但卻不是「反服貿」。

今(2014.3.30)日的遊行集會有超過10萬人參與之數,但是裡面有多少人了解「學生」的主要訴求?

個人採取的是比較悲觀的態度……,這是因為媒體的關係。

媒體作為一個消息傳遞的「通路」,我們必須先對媒體的受眾(Target Audience,TA)進行初步的分析。在傳統媒體方面,就如同你可以預期○立的節目主要針對的是綠色族群;TV○S的節目主要是給藍色族群……等。也就是說,傳統媒體的政黨色彩已經固定住,細節可以演繹,但是大方向卻不會變動。

個人觀察到的是,傳統媒體的兩造卻不約而同地將本次行動的主要訴求「反黑箱」與「反服貿」模糊在一起。

反黑箱很重要,這牽涉到中華民國立國的基本價值-民主,是建立在法治的前提之下。所以民主國家的政府運作必須依照既定的程序進行,這是反黑箱的緣由。

但即便你我都知道反黑箱很重要,但對傳統媒體來說,卻不吸引人。就算法治的概念與中華民國的基本價值有關,卻無法吸引人來看,因為大家都不痛。從另一個方面說,因為這與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沒有關係。

但是「反服貿」卻是一般老百姓關心的,甚至關係到經濟發展與台灣最不能碰的一根神經-統一有關。於是傳統媒體似有似無地將反黑箱與反服貿兩個不同的訴求連結在一起。

這樣產生了什麼結果?主題訴求不明確的狀況下,容易產生個人對於事件的定位問題-在現場有多少人士反黑箱?有多少人士是針對服貿議題?

要求退回服貿只是反黑箱的一個手段,並不是行動的整體。這會對「學生」產生什麼影響?稍後的內容會提到。

 

2. 這次雙方互相對奕的架構是動態賽局,但是強弱區分卻是政府強而學生弱

有媒體曾經用「弱雞賽局」(Chicken Game)來形容這次的雙方對奕,這是錯誤的。

我們必須對弱雞賽局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一隻黑山羊與一隻白山羊在一座獨木橋上相遇,在雙方都不退讓的狀況下,兩隻羊必須有一隻掉下去,另一隻才有辦法通過。這意味著這樣的賽局是靜態的(雙方同時出手),而且是零和賽局(Zero-sum Game,指博奕雙沒有合作可能,且一方獲得的,必然是另一方所失去的),甚至雙方的實力也是不相上下

1_太陽花學運大事記

我們可以清楚地認知,太陽花學運兩造的博奕並不是靜態賽局,而是動態賽局-「學生」先出招,而「政府」後出招。

再者,在主要的議題訴求上,「反服貿」才會造成零和賽局的狀況。而「反黑箱」的訴求並不會造成「服貿」這個議題的零和賽局,甚至「反黑箱」的訴求在將來甚至有可能變成是這個局面用來解套的活棋。

太陽花學運中,兩造的博奕程序並不是靜態賽局,也不是零和賽局,所以絕對不是弱雞賽局。相對地,這是一個動態的,持續性的賽局,這也暗示我們,這次的行動是有談判空間的。當然,先要有「談」,才能「判」。

3. 本次學生運動缺乏下台機制

在賽局理論架構中,我們往往會要求我們先預期自己的利益有多少,然後根據利益最大化的原則,選擇我們的行動方案。

但是本次的太陽花學運產生了很多的無形成本-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與日俱增、國會空窗期產生的議案延宕連帶影響、學生課業無法納入制式學分計算…等。個人認為國會財產被破壞,相比之下,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其中又以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感最為嚴重。

這些都是難以量化的無形社會成本。這些社會成本基本上是要算在「學生」頭上的(因為原本沒有,「學生」行動之後才發生,所以得算在「學生」頭上)。因為這些成本已經是既定事實,而服貿所產生的可能成本根本無法計算。所以對「學生」來說,已經陷入了「持續消耗社會成本」的狀況,產生的社會成本每一天每一天都會逐漸成長。所以「學生」能不能收手已經不是他們個人的意願問題。簡單來說,就是騎虎難下

2_學生與政府彼此承擔的成本與目標

可以想見,「學生」在尚未達到他的主要訴求之前是不會放手的(就跟股票投資者心態一樣,你很難認賠殺出)。目前學生的策略大致上是逐步升高其抗議規模。然而當一個事件進行到高潮後,如果沒有取得相對應的成績,組織內部就很有可能分崩離析。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個人很相信《左傳》裡面的一句話:「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莊公10年)。如果大規模行動無法取得相應的成績,那麼人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懷疑事件的可能性-這樣做根本是徒勞無功、那些「學生」根本沒辦法成大事、我是不是被利用了。當這些想法產生時,如果組織內沒有明確的核心思想,那麼就會產生意見分岐,最後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政府」又負擔了什麼樣的成本?主要還是民眾對政府的信任感。而這必須要從自洪姓弟兄在軍中「不正常死亡」的事件及其相關衍生來看。

個人認為本次政府在面對太陽花學運與洪姓弟兄事件的危機處理模式可以說是是一樣的-媒體吵得沸沸揚揚,但是政府一個「拖」字訣掛心頭,然後針對議題的放大/縮小以模糊焦點。這次「政府」必須召開中外記者會的理由是:服貿牽涉到的是民生議題,而當初洪姓弟兄事件卻不是。根據議題的不同,採取的細節也不同。(但此次「政府」的行為模式若全然歸因於洪姓弟兄事件也不盡公平,個人印象早在紅杉軍事件就已經使用類似的模式作為危機處理的方式了)

「拖」也是「政府」最大的武器,因為「學生」沒本錢跟政府玩「拖」字訣-他們負擔不起這樣的社會成本。但這並不表示政府可以這樣玩而不用成本,人民對於政府的信任感,將是政府的最大問題。但即使如此,這個成本相比之下或許也不算大,因為在現在反服貿與反黑箱訴求不清的狀況下,政府反而有可能獲得「支持服貿」群眾的支持→失去了「反服貿」的民眾,卻獲得了「支持服貿」的民眾,相對之下或許還倒賺一把。講句難聽的,先前的政府假設只有9%的支持率,現在絕對不只9%。因為他們之前nothing to lose。

所以個人認為,現在的局勢其實是政府的行動上雖然被動,但是卻掌握了最大的主動權。而學生雖然聲勢浩大,但在沒有正式公權力的基礎之下,無形資源的損耗速度將會一步步限制他們的行動自由。

小結:

1. 在這個動態賽局中,「政府」資源佔優,卻不主動出擊;「學生」資源劣勢,卻握有主動權。

2. 在「政府」與「學生」的非零和賽局中,萬事皆可談,但是也要有讓利。在所以落幕關鍵會落在「學生」的「社會成本與具體效益的平衡」。也就是當時間久了之後,可預期「學生」妥協程度會變大。

3_太陽花學運動態賽局

 

二、「學生」內部賽局-「鴿派」與「鷹派」的博奕

就個人觀察,立法院內「學生」並沒有刻意與「反服貿」族群切割,而是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反服貿」的訴求,甚至還有聲援攻佔行政院的一眾部份人是稱之為「鷹派」的狀況。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對一個計畫而言,是必須明確定義出「目標-手段-方法」(這也是戰略的一種基本架構),並且具備良好的溝通與並統合參與者的執行力,才有可能達成目的。

如果一個計畫有多種目標、多種手段與多種方法,那麼在很多時候而言,很有可能會發生彼此互相牴觸,導致行動執行不夠確實,甚至產生負面影響。在我的想法中,攻佔行政院的事情就是屬於此類。

問題來了,如果你是攻佔立法院的意見領袖,當你知道了攻佔行政院的事情,你會選擇接納他們或是與他們切割?

4_立法院學生的抉擇

很明顯地,立法院學生採取的是「接納」,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承擔著議題模糊化的後果。從「反黑箱」到「警察濫權」,我看不出這樣的宣傳內容有什麼關聯性。學生慣用的新媒體其思維是人人皆為記者,人人皆可提出自己的想法。在網路新媒體資訊破碎化、非集中的論述體系下,也可能造成議題的模糊,而導致主要訴求被淡化。在「以取得更多民意資源已達成目的」的手段來看,「接納」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或許這也暗示了他們認知到這必須是個短期作戰)。

與前文相同,學生的主要策略是升高抗議規模,為此他們犧牲了議題明確化的主要訴求,投向可以取得更多民意資源的方式。這種情形對你我其實很熟悉,就如同突然爆紅的某種連鎖加盟店一樣:當有人捧著大把的白花花鈔票來找你,問你要不要開放加盟時,你如果為了取得資源(金錢),通常會答應。但我們從這個例子來看,通常膨脹得太迅速的加盟店往往沒有好下場,因為其品質與民眾邊際滿足度無法兼顧的關係。很吊詭的是,如果你是要做品牌,那麼取得資源反而不是最急迫的事情,反而是如果你只是想海撈一票,那麼就先收下錢再說。做品牌意味著是長期抗戰;海撈一票的想法通常是炒短線。目前「學生」族群的戰略,大致上就是如此。

但若撇開策略選擇方向(既定的結果),如果你是立法院「學生」的意見領袖,在事情發生之時你要如何處理所謂鷹派鴿派的問題?我們可以使用相對應的賽局,同時也是赫赫有名的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來看。 (以下分別以「鷹派」表示攻佔行政院的人;「鴿派」表示還在立法院的那一群)

5_鴿派與鷹派的博奕

根據Nash均衡(Nash equilibrium)的概念,鴿派的思考方式為:

1. 當鷹派想要率人攻進立法院時,允許攻佔立法院會比反對攻佔立法院損害更少(-0.5 v -2)

2. 當鷹派不率人攻佔立法院時,可以維持既定戰略運作(0)

另一邊廂,鷹派的思考方式為:

A. 當鴿派允許率人攻進行政院時,最好的方案是攻入行政院(-1 v -2)

B. 當鴿派不允許攻進立法院時,不貿然行動才是最好的方案。(0)

在這個賽局中,Nash均衡會落在兩個地方:全鴿派(鴿派鷹派均不有額外動作)與雙方允許攻佔行政院(均採取行動)。就理性思考層面來看,全鴿派是最好的結果。但是鷹派之所以為鷹派,就是因為行動更為激進之故(不全然的理性思考)。所以當鷹派提出攻佔行政院的想法時,鴿派要做的就是守住第一個Nash均衡-全鴿派。當鴿派無法說服鷹派,才會演變成第二個Nash均衡-鴿派允許鷹派行動,這也才產生上面一段的分析結果-從可能的長期抗戰方向變成炒短線的民意施壓方向。

從這個方面來看,我們可以初步得出一個結論:在太陽花學運剛開始可能會走向長期抗戰的方式,經過了鷹派的佔領行政院之後,讓原本在立法院內的鴿派不得不轉換方向,變成短期累積民意的決戰,而剛開始的號召「溫柔的力量」,也變得不可得。

6_溫柔的力量

(3/22 筆者攝於中山南路)

 

「佔領行政院」這個行動是決定太陽花學運策略走向的關鍵分水嶺。而這個分水嶺也就促成了可能短命的太陽花學運更快速地走向衰退之路。

 

三、現有架構下可能的策略

今(3/30)的事件其實給了「政府」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再次與學生展開對話。在談判的過程中,常常都是give and take的問題,好的談判技巧不一定是追求全有全無(All or None),而是確實地達到目的,甚至取得更多(getting more)。一般常用的架構是「面子」-「裡子」。而個人認為,「政府」取「裡子」,「學生」拿「面子」,將會是最快的處理辦法。

所以個人認為政府最快的處理作法是明(3/31)日「政府」方面達成共識,做面子給學生,除了有條件地接受學生的主要訴求(反黑箱)外,讓學生取得安然下台的機制,降低學生的付出成本,提高收穫/付出比率。比較強硬的作法則是繼續拖字訣,但是拖太久可能會產生另外一群的民眾對政府的魄力投下不信任票。最差的方法則是強硬驅離,雖然可以取得即時性的效果,但副作用也最大。

至於學生方面,比較現實的作法是在「政府」開啟談話窗口時,讓談話可以順利進行,甚至可能必須接受既定事實。當然如果「學生」方面要繼續堅持理想作法,他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如何維持住民意的問題。

 

四、結論

太陽花的主要訴求無法滿足傳統媒體聳動標題的需求,使得反服貿與反黑箱的議題混淆不清,雖然能夠吸收到短期的民意支持,但因沒有轉化為公權力的機制而有可能變成一場夢。

而在「政府」-「學生」的動態賽局中,「政府」一直沒有善用其優勢地位,反而一直讓「學生」出招,取得暫時性的主動權。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學生本身策略因為攻佔行政院的行動而有大幅度的轉彎,加速了太陽花學運的成長,但也加速了其由盛轉衰的過程。

「政府」在這場學運中是沉睡的大象,只要它願意,隨時可以取回博奕的主動權。但問題是,「政府」的意志是否能夠整合成一個個體,完整地執行?另一方面,面對學生的訴求,又有多少可以談的空間,有多少可以給的籌碼?這取決於「政府」整體操作的取向。

最後,容我再重申一次,太陽花學運是反黑箱,不是反服貿。

 

相關連結

圖片來自:這裡

本文所使用之表格與「溫柔的力量」照片為個人自製。

by-nc-sa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關於作者
Messi Lai http://about.me/messilai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4/03/31 by in 社會觀察戰略概念 and tagged , , , , .
%d 博主赞过: